您好,歡迎來到物流天下全國物流信息網! | 廣告服務 | 服務項目 | 媒體合作 | 手機端瀏覽全國客服電話:0533-8634765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數字云物流讓您尋求物流新商機!
智慧物流讓您的物流之路更暢通!

搜索
首頁 >> 綜合物流論文

改革開放40年的中國物流業(1978~2018)(中)

2018-4-26 9:09:00 來源:現代物流報 編輯:物流天下 關注度:
摘要:當時中國物流業的發展有四大難關,一是理念,大家習慣于“大而全”“小而全”商業運作模式,物流需求釋放受到影響。二是缺少物流服務商,傳統運輸、倉儲、貨代等企業不知如何轉型,外資制造與流通企業進入缺少國內物流服務商跟進。... ...
□ 丁俊發

作 者 簡 介

丁俊發,研究員,中國著名流通與消費經濟學家、資深物流與供應鏈專家,中國流通G30成員、多所大學客座教授、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商務部特聘內貿流通專家。長期從事流通經濟學、消費經濟學、物流經濟學研究。曾任國內貿易部黨組成員和總經濟師、國家內貿局黨組成員及副局長、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常務副會長等職。現任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顧問、中國市場學會副會長、中國海事仲裁委副主任、亞洲物流與供應鏈管理協會首席顧問、中國職業經理人協會特聘副會長、東北亞物流學會名譽會長。
在這一大背景下,中國的物流業發生了以下變化。
第一,政府加大了推動力度。
當時中國物流業的發展有四大難關,一是理念,大家習慣于“大而全”“小而全”商業運作模式,物流需求釋放受到影響。二是缺少物流服務商,傳統運輸、倉儲、貨代等企業不知如何轉型,外資制造與流通企業進入缺少國內物流服務商跟進。三是物流人才嚴重短缺,當時初步估算,到2010年,缺30萬管理與工程人員。四是體制、機制約束,市場如何構造,環境如何優化,政府如何監管,一系列的問題亟須解決。
在前一段探索與起步的基礎上,政府對物流重要性的認識進一步提升,推動力度進一步加大。
在2001年11月10日中國正式加入WTO以前,黨中央與國務院高度重視分銷業與物流業對外開放的重要性,考慮到物流業剛起步,分銷業有一些薄弱環節,在許多領域規定了三年的過渡期,避免不必要的過度沖擊。
江澤民同志指出,要適應我國加入世貿組織的新形勢,更好地利用國內外兩種資源、兩個市場,努力形成我們參與國際市場競爭的新優勢(《十五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中冊第1443頁)。2002年2月25日,他在中央黨校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國際形勢與WTO專題研討班》上指出,“只有現代流通方式才能帶動現代化的生產,大規模的流通方式才能帶動大規模的生產。因此,要大力支持和推動連鎖經營、集中配送等現代流通方式,推動經濟發展,提高競爭力”。
2003年下半年,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組織對全國物流業專題調研,調研報告得到溫家寶等國家領導人批示,2004年8月,經國務院批準,國家發改委等九部委印發了《關于促進我國現代物流業發展的意見》,2005年2月,經國務院批準,由國家發改委牽頭成立“現代物流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協調全國物流業發展。
2006年3月14日,第十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通過了“十一五”規劃,在第十六章《拓展生產性服務業》中單列一節“大力發展現代物流業”,物流業作為國民經濟的一個產業得到確認,并第一次列入五年規劃,這是歷史性突破。
溫家寶總理在每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把物流放入服務業中與其他服務業并列。如2006年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加快服務業,特別是信息、金融、保險、物流、旅游和社區服務業的發展”。2007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則把物流列為現代服務業的第一位,“尤其要發展物流、金融、信息、咨詢、旅游、社區服務等現代服務業”,在2009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開始提“現代物流”。
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中國如何應對?黨中央、國務院提出十大振興產業,英明果斷地把物流業作為十大振興產業之一,印發了《物流業調整和振興規劃》,明確指出:“物流業是融合運輸業、倉儲業、貨代業和信息業等的復合型服務業,是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涉及領域廣,吸納就業人數多,促進生產、拉動消費作用大,在促進產業結構調整、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和增強國民經濟競爭力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文件提出了10項主要任務、9大工程與9項保障措施,要求到2011年“初步建立起布局合理、技術先進、節能環保、便捷高效、安全有序并具有一定國際競爭力的現代物流服務體系”。這一文件對促進中國物流業的快速發展起到了歷史性巨大作用,文件發出后,得到了各省市區、各部委的積極響應,出現了物流業發展的大好局面。
2011年3月全國人大通過的“十二五”規劃中,第四篇“營造環境推動服務業大發展”第十五章,專列第二節“大力發展現代物流業”。2011年8月,根據各地出現的問題,國務院辦公廳及時頒發了《關于促進物流業健康發展政策措施的意見》。政府為了創造物流業發展的環境,對市場準入、財政稅務、土地使用、學歷教育、標準制訂、統計制度、企業評估、科技進步等方面做出規定。對物流園區、城市配送、食品冷鏈、信息化、應急物流、多式聯運、物聯網等進行專項規劃。
2011年11月15日,胡錦濤同志在亞太經合組織第十九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針對全球復雜多變的經濟形勢,明確指出:“我們應該深化全球供應鏈合作”。2012年9月8日,胡錦濤同志在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再次提出,“建立可靠的供應鏈”。他在亞太經合組織工商領導人峰會上的主旨演講中,對全球供應鏈作了精辟論述,他說,“提高供應鏈連通性和便利性程度,充分發揮基礎設施效能,持續推進《亞太經合組織供應鏈聯接行動計劃》,突破供應鏈瓶頸限制,消除貨物、服務流通障礙;加強物流網絡建設,簡化海關程序;促進商務人員流動便利化。為中小物流企業在信息獲取、跨境合作、能力建設等方面提供幫助。”這是中國國家領導人第一次在國際會議上提出中國要積極參與深化全球供應鏈合作。
觀眼全球,有許多國家對物流業的發展采用政府推動的辦法,特別是日本、新加坡、德國等國家更明顯,但中國可以這樣講,是世界上政府推動力度最大的國家。
第二,現代物流業快速發展。
從數字上我們明顯看到了這十年的飛速發展。
這十年,社會物流總值、社會物流總費用、物流增加值的增長速度都在20%左右,大大超過了GDP的增長速度,由于經濟的高速發展,中國處于工業化中后期,城市化加速,新農村建設,進出口貿易加碼,使物流的需求量大增,這十年,是數量擴張型的十年。
第三,基本形成一支龐大的物流服務大軍。
這十年,物流企業從少到多,從小到大,從分散到集中,物流市場從無序逐步走向有序,物流服務水平逐步提高。在前三年,形成了國有、民營和外資三足鼎立的格局。
2001年,在中國即將加入WTO之際,世界著名咨詢公司麥肯錫與摩根·斯坦利經過調查研究,分別發表了“中國物流市場白皮書”與“中國物流報告”,得出了同樣的結論。(1)中國物流市場很大,是一個還未被開發的市場。(2)中國物流處于初級階段,剛起步,加入WTO將加速這一過程。(3)跨國公司對中國物流市場必須實行“搶灘戰略”。(4)現代物流業將在中國的經濟發展中起到關鍵作用,未來10年的增長率將超過20%。跨國物流公司如馬士基、總統輪船、英國英運、荷蘭天地、日本日通、聯邦快遞、聯合包裹、德國郵政、普洛斯等,以及港澳臺資的和記黃埔、嘉里物流、臺灣長榮、大榮等紛紛進入中國物流市場,借鑒他們的資產實力、先進模式、國際化視野、信息化技術和人才優勢,在物流領域處于領先地位。
但國有物流企業體量大,占有大量物流基礎設施,與需求企業有不可分割的聯系,中遠、中外運、中海、中郵、中鐵、中儲、招商局等在物流界舉足輕重。
民營物流企業是異軍突起,雖然以中小型為主,但市場適應性強,機制靈活,先進的東西學習快,成本相對較低。如廣州寶供、南方物流、天津大田、北京宅急送、華宇、遠成、錦成等。
經過10年激烈競爭,經過兼并、重組、上市、跨界整合,現在物流各行業形成的領軍企業,基本在這一時期形成。如海爾、華為、上海大眾等一批制造企業,順豐、德邦、卡行天下、安能等快運物流,“三通一達”等快遞物流、傳化、林安、蘇州工業園等園區物流,河南鮮易、上海榮慶等冷鏈物流,上藥、九州通等醫藥物流,昆船、中集、北京自動化所等裝備物流等等。這期間有兩支隊伍異軍突起,一是互聯網企業,特別是電子商務網購平臺進入物流,如阿里巴巴、東東、蘇寧等等,二是供應鏈企業快速登場,以優異業績得到普遍好評,如怡亞通、深發展(后進入平安銀行)、嘉誠等。
十年的發展,散、小、差的狀況有較大改變,2004年開始的中國物流50強排序,入圍企業從2004年的2億人民幣到2012年的20.3 億。已基本形成了多種所有制、不同經營規模、不同功能、不同服務模式、各具特色的物流服務企業集群。這支大軍在2010年至2011年進行的全國第二次經濟普查時,有13多萬個物流企業,如加上一些沒有冠以物流名稱,但實際運作物流的企業,大約有20多萬家。
第四,基本完善了中國物流服務系統。
物流是一個系統工程,有兩個含義,一是由物流基礎設施、物流技術與裝備、物流運作主體、物流行政管理與行業自律四部分構成,二是由物流的包裝、運輸、搬運、裝卸、倉儲、貨代、流通加工、配送、信息處理等所有功能所構成。這兩個系統都非常重要,改革開放40年,中國物流就是在打造這兩個系統。
物流的基礎設施,從交通運輸來講,這十年國家進行了大量投入,取得了巨大進步(見下表)。
此外,物流園區、交通樞紐、港口、機場、冷鏈基地、公共配送中心、信息平臺等建設都有了新的突破。
物流技術與裝備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及中國制造業的進步,物流技術與裝備發生了巨大變化,如運輸工具中集裝箱、箱式掛車、特種運輸。現代庫特別是配送中心的系統集成,單元化物流,自動識別系統。透明化管理與信息追溯,智能機器人,特別是互聯網、物聯網技術的大量應用。
物流的運作主體,不僅有第三方物流、第四方物流,許多制造企業通過延伸發展制造服務業,許多服務企業通過延伸發展其它產業,進軍物流業。一開始主要是工業物流,這十年中開始關注農產品物流,物流也從生產性服務業同時向生活性服務業邁進。
物流的行政管理邁了一大步,物流業從第“十一五”規劃才確立其產業地位,過去基本沒有部門管理,誰來管、怎么管,政府有一個模索的過程。雖然這10年并沒有完全理順,但政府該抓的,如規劃、監管、協調、教育、標準、科研等都有了,從無序逐步走向有序。
在中國物流業的發展中,行業協會,特別是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2001年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經國務院領導批準成立以來,成為中國物流業發展的助推器,參與了規劃的制定,物流企業分類與評估指標體系的實施,啟動了物流人才教育工程,申請批準設立全國物流科技進步獎與全國物流勞模評選,提出了建立采購經理指數與社會物流統計,反映行業訴求,向政府提出政策建議,開展了國內外一系列重大活動,在中國物流發展歷史上有他們光輝的一頁。
第五,物流市場化程度有所提高。
現代物流要求整合社會資源,實行多功能一體化運作,而要這樣做的前提條件,是物流資源市場化,只要有需要,所有的企業,特別是物流企業都可以在市場上通過等價交換,取得這些資源的使用權,從而實現用最合理的路線、合理的運載工具、最合理的時間、最安全的措施滿足用戶的要求。所以,《物流業調整和振興規劃》明確提出,中國物流業必須走“市場化、專業化、社會化的發展道路”,充分發揮市場優化配置資源的作用,打破部門間和地區間的分割和封鎖,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促進物流服務的社會化和資源的市場化。
這十年間,中國物流業的市場化程度如何?目前還沒有一個準確的統計指標,大約為90%以上,物流市場化程度的衡量標準,主要有三個,一是物流資源是否通過市場進行交易,二是服務價格是否按市場的需求波動自由定價,三是物流服務的運作主體是否是自負盈虧的法人實體。目前中國的實際情況是,除《郵政法》規定的公務文件,部分鐵路、管道與航空資源以外,其它資源都已進入市場;除郵政、鐵路貨運、管道運輸、航空貨運中的重要服務項目仍由國家做出指導價以外,其它價格都已放開,國家發改委公布,2016市場形成的商品與服務價格已超過97%;物流服務的運作主體都已公司化,鐵路企業最后一個與政府脫鉤,走向市場。
這十年間,中國物流專業化分工加速,推進了市場細分,鋼材、油品、汽車、煤炭、農產品、建材、危化品等產品物流,快運、冷鏈、電商、應急、配送、金融、貨代等功能物流,物流技術與裝備物流,會展、培訓、研討會等服務物流得到充分發展。
(三)轉型升級階段 (2013-2020)
2012年11月8日,中國共產黨十八大召開,從這時開始,中國經濟與社會發展進入新時期,一方面是國際形勢錯綜復雜,國際金融危機以來,世界政治、經濟、軍事、金融在深度調整,綜合國力競爭加劇。另一方面,國內經濟發展中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問題依然突出,動能轉換缺少應對措施,國際經濟增長下行對中國造成巨大壓力。改革進入深水區,“三期壘加”,矛盾重重,加上有些黨政干部腐敗成風,治國理政能力減弱。在這種情況下,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建設如何鞏固,如何進一步推進,擺在全黨面前,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審時圖勢,科學決策,提出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進入新時期。2013年2月26日在二中全會上,習近平同志提出,要“深入研究全面深化體制改革的頂層設計和總體規劃”,要堅持“以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為主線”。2013年11月9~12日召開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上,他提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必須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全面深化改革”,要求“到2020年在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上取得決定性成果”。2015年10月29日十八屆五中全會,他提出了“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新理念,同年11月10日,他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上提出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著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提高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率,增強經濟持續增長動力,推動我國社會生產力水平實現整體越升”。在2017年10月18 日召開的中共十九大上,習近平同志全面論述了新時代的宏偉藍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過近四十年的建設取得了輝煌的成果,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30%,從1979至2016年國內生產總值的年均增長率達到9.6 %,中國的綜合國力大幅提升。但國內外的客觀事實說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世界出現了新格局,中國必須積極參與世界的治理,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產生了新矛盾,中國仍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沒變,中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的現實沒變,但主要矛盾已從“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求同落后的生產之間的矛盾”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中國經濟己從高速增長轉變為高質量增長階段。從十九大到二十大,是“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歷史交匯期。我們既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又要乘勢而上,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從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上,再奮斗十五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從2035年到本世紀中葉,在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基礎上,再奮斗十五年,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習近平新時代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就是指引航向的一面旗幟,和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一樣,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新飛躍。
在這一總背景下,從十八大以來,中國的物流業有些什么變化呢?
第一,中國物流發展的主要矛盾發生了變化。
改革開放以來,主要矛盾是經濟快速發展的物流需求與物流服務供給不足的矛盾,解決的重點主要是發展物流企業與企業物流,但現在的主要矛盾已演變為經濟高質量高效率發展對物流的需求與物流發展不充分、不協調、不平衡、不可持久的矛盾。2012年,受經濟下行壓力的影響,物流所有宏觀指標比上一年回落3~5個百分點,這是正常的,但我們可以看到,2012年物流總費用與GDP的比率仍高達18%,比發達國家高出一倍。2012年企業的物流費用率為8.6%(其中工業為9.2%,批發零售為7.8%),日本2011年只有4.9%。在物流總費用中,管理費占物流總費用的12.3%,而西方發達國家只占3%~5%。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庫存率(存貨占銷售總值的比例)高達10%,比發達國家高出一倍。2012年物流發展的環境也有很多問題,高成本的到來,加上高稅收,亂收費亂罰款,不少物流企業難于為繼。這足以說明,由于經濟發展的粗放,產業結構的不合理,物流業同樣粗放,結構不合理、區域與行業發展不平衡,與實體經濟融合度差,創新力不足,集中度偏低,全球供應鏈國際競爭力不強等等,物流業為國民經濟降本增效沒有完全實現,物流業必須轉型發展,從追求規模速度的粗放式增長轉為質量和效率集約式增長,從外延擴張向內涵增值深度調整,從要素、投資驅動轉向創新、科技驅動,實現動能轉換。
第二,政府繼續加大推動力度。
2013年,李克強同志出任總理。國家進入“三期疊加”時期。經濟轉型發展更需要物流業發揮更好作用,在他的主持下,2014年9月12日出臺了《物流業發展中長期規劃(2014-2020年)》,把物流業進一步提升為“基礎性、戰略性產業”,其基礎性主要體現在物流業對國民經濟發展的貢獻度,其戰略性主要體現在物流業對國民經濟發展的引領度、擴展度。這是一個繼《物流業調整和振興規劃》以后又一個綱領性文件,文件要求,到2020年基本建立布局合理、技術先進、便捷高效、綠色環保、安全有序的現代物流服務體系,提出三大發展重點,七項主要任務,十二項重點工程,和九項保障措施,是“新常態”下物流發展的頂層設計。文件頒發后,各部委、地方各級政府加大了對物流業的支持力度,努力改善法制環境。
2015年7月1日,國務院頒發了《關于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互聯網+高效物流”列入重點工程。
2016年,全國人大通過頒發的“十三五”規劃,提高了對現代物流業的要求。
為了適應電子商務特別是網上購物的迅猛發展,2015年10月23日國務院印發了《關于促進快遞業發展的若干意見》,至2017年,快遞業務總規模已達到401億件。
2017年8月17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進一步推進物流降本增效促進實體經濟發展的意見》,10月13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積極推進供應鏈創新與應用的指導意見》,把供應鏈上升到了國家層面,是中國物流業發展的新起點,標志著物流業進入新時代,將對中國社會與經濟的發展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李克強同志在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利用信息網絡等現代技術,推動生產、管理和營銷模式變革,重塑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改造提升傳統動能,使之煥發新的生機和活力”。
習近平同志十分關注物流業的發展,曾先后到河南、山東等地專門進行調研,他著眼于國際與國內兩個大局來看現代物流與現代供應鏈。2013年9月和10月,習近平同志在出訪中亞和東南亞國家期間,先后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大倡議和戰略構想,得到了國際社會的一致好評與廣泛響應。“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的全球供應鏈戰略。互聯互通,合作共贏,打造全球經濟命運共同體,將是一條全新的全球供應鏈之路。2014年11月8日,習近平同志在亞太經合組織會議上指出:“現在需要對接各國戰略和規劃,找出優先領域和項目,集中資源,聯合推進,這有利于降低物流成本,創造需求和就業,發揮比較優勢,在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中占據有利位置,提高綜合競爭力,打造強勁、可持續、平衡增長的亞洲發展新氣象”。2014年12月5日,習近平同志在政治局第29次集體學習會議上指出,中國要“勇于并善于在全球范圍內配置資源”。在2016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習近平同志又明確提出,“要促進形成大中小企業專業化分工協作的網絡體系,形成完整高效的產業供應鏈”。在黨的十九大上,習近平同志把現代供應鏈又提升到經濟發展新動能與新的經濟增長點。
第三,物流業穩步增長,基本保證了國民經濟發展對物流業的需求。
1.從宏觀數字看,物流總值從2013年的197.8萬億元增加到2017年的252萬億元,年均增長7.2%;社會物流總費用從2013年的10.2萬億元增加到2017年的12.1萬億元,年均增長6.2%,總費用與GDP的比率從2013的18%逐年下降為16.6%、16%、14.9%,2017年為14.6%;全年貨運總量從2013年的451億噸上升到2017年的471億噸。中國已是全球最大的物流市場國,物流業務總收入從2013年的3.9萬億元到2017年的8.8萬億元。工業企業與批發零售企業物流費用率已從2013年的8.4%略有下降到2016年的8.1%(其中工業為8.6%,批發零售為7.4%);物流業景氣指數從2013年的53.1%上升到2017年的55.3%,平穩發展。物流業作為國民經濟的基礎性、戰略性產業進一步顯現。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的作用日益明顯。
2.物流業從粗放到集約上了新臺階。在上一個十年不同領域形成的一批領軍企業得到強化,并出現了一些新的領軍企業,如運滿滿、貨車幫、物潤船聯、中儲智運等。在物流企業50強中,2017年從第50位九州通的經營額30億到第1位中國遠洋海運的1400億。企業兼并重組加速,中遠與中海重組,招商與中外運長航重組,普洛斯股權重構等等,2017年有8家主板上市,5家境外上市,45家新三板上市。2017年,A級物流企業達到4938家,其中5A級273 家。綜合運輸體系加速推進,空間覆蓋率大大提升,通江達海,貨通天下。物流基礎設施投入從2013年的3.6萬億元上升到2017年的6.1萬億元,鐵路營業里程12.7萬公里,其中高鐵2.5萬公里,占世界總量的66.3%;公路總里程477.15萬公里,其中高速公路13.6萬公里;港口萬噸級以上泊位2713個,民航運輸機場229個。(稿件源自王繼祥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漫 談 物 聯 網

返回列表
點評此文章 / 寫評論得積分!+ 我要點評
  • 暫無評論 + 登錄后點評
  • 24小时日本在线视频观看免费,欧美牲交AV欧差AA片欧美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