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物流天下全國物流信息網! | 廣告服務 | 服務項目 | 媒體合作 | 手機端瀏覽全國客服電話:0533-8634765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數字云物流讓您尋求物流新商機!
智慧物流讓您的物流之路更暢通!

搜索
首頁 >> 倉儲與配送

走在戰斗路上的順豐,能否經得住蘇寧式考驗

2018-1-22 7:44:51 來源:現代物流報 編輯:物流天下 關注度:
摘要:在記者接觸的諸多業內人士看來,順豐實質上錯過了最佳上市時機,它的估值本可以更高。但因經歷 “失去的3年”,順豐所處的商業環境正急劇惡化。最近幾年,順豐再沒能延續2011年前的神奇表現。... ...
□ 本報實習記者劉宇豪

在記者接觸的諸多業內人士看來,順豐實質上錯過了最佳上市時機,它的估值本可以更高。但因經歷 “失去的3年”,順豐所處的商業環境正急劇惡化。最近幾年,順豐再沒能延續2011年前的神奇表現。

巧合的是,商業領域的另一家公司,蘇寧也有類似經歷。從翻滾到沉寂,它和順豐在戰略布局有諸多相似之處,有些是基因局限、有些因模式所致,有些和創始人性格有關。不同在于,順豐的冒險還沒有結束。
本文力圖還原兩家公司在不同階段的相似經歷,復盤順豐戰略得失,一探背后究竟。
高速增長期的順豐和蘇寧高速的發展
不管用什么標準評判,2011年都是蘇寧的分水嶺。
蘇寧憑借1684家門店、百余個城市物流體、內部員工數量排名第四的信息化部門,以及被資本市場長達7年的追捧,在國內3C零售市場一騎絕塵。
年初,張近東的半身像出現在《財富》雜志(中文版)封面,他被評選為2010年度中國商人。文中對他開創的家電連鎖模式贊不絕口,并預測蘇寧將在張近東的帶領下躋身《財富》世界500強中國民營企業。
順豐在2011年同樣炙手可熱。它擁有5架波音全貨機、數千個直營網點、10萬員工(數據中心2000人)。連續7年營收平均增長率超過50%,日業務量和EMS相當,收入遠超其它快遞公司。快遞員收入過萬的故事最早從這里傳出。
王衛這一年罕見地接受了兩次采訪,態度謙卑,反而激起了外界好奇心。已經有投資人拿著計算器盤算中國版FedEx的估值了。
國美不在話下。張近東當年的小目標是拿下京東,中期目標盯上了阿里和騰訊,最終目標要成為中國“亞馬遜+沃爾瑪”。除了沃爾瑪,沒有一家線下公司。
順豐國內的主要對手是EMS。兩者間的飛機大戰有目共睹。2012年EMS募集資金99.7億元,沒過一年,從不融資的順豐就拉來80億紅色資本。順豐內部曾規劃到2015年擁有69架全貨機、2021達到196架。
線下的優勢
彼時網購市場全面爆發,順豐優選上線滿1年盈利無望,但根據入局順豐的中信資本董事總經理張霆的表述,這筆錢并未用于電商發展。
錢花哪了?兩年光景,順豐的機隊規模從5架擴充至32架(13架自有,19家租賃),加上系統迭代、中轉環節、倉儲配送、冷鏈物流。可見順豐還在強化線下核心資源。
2011年,蘇寧門店多出國美0.5倍,但凈利潤將近后者3倍。秘訣在于其四通八達的物流體系和強大門店資源。這種配置保障了供應鏈成本優勢。
蘇寧上市之初的一份測算表明,平均200萬元投資開辦一家門店,最多可換回2000萬元營收,利潤率也高得嚇人。“蘇寧是用別人的錢來賺錢。”鵬華基金副總裁高陽如此評價。
順豐2012年營收210.18億元,同比增長75%。市場占有率約等于圓通申通之和。單件收入為后兩者的5~8倍。
和蘇寧類似,順豐花費數年時間,用直營、信息化管控、航空樞紐搭起了新世界門戶。在這個質量、效率、快速的三維世界里,順豐的高質和高價形成良性循環,相互促進。“順豐的核心競爭力絕對是調配幾百萬包裹、十幾萬人、幾萬臺車、幾百個分撥中心、幾十架飛機的水平,物盡其用。我們說話的工夫,系統就在飛速運轉。”一位電商物流分析師告訴記者。
蘇寧與順豐忽視了電商市場?
2011年畫上了蘇寧連續7年高速增長的句號,讓后者在下一年利潤同比增速變成負值。這也是蘇寧利潤凈值高過阿里的最后一年。一個屬于線下連鎖的時代過去了。未來,線下設施的重要性將重新拾起,但此刻電商迫不及待篡位了。
此時距離2008年民營快遞身份合法化不過3年。行業集中化程度極低,競爭溫和。可謂前景光明,是各路投資人眼中的價值洼地。
國家郵政局的數據顯示,2006年開始,快遞業產值以每年30%左右的速度增長。到了2011年,整個盤子業務量擴大了3倍。
電商勢大,但尚未從根本上改變快遞業。
在蘇寧疲態盡顯的2012年,張近東依然認為,純網購企業不得不花費巨資和漫長的時間去解決線下基礎設施建設。他預言,這些營收隨著網購需求而暴增的電商公司,達到一定規模時,后臺會出現問題。
蘇寧易購上線已滿兩年,但70%員工來自線下。與此同時,蘇寧還陷入“明做電商暗做地產”的質疑中。
2011年,順豐和EMS平均一天的包裹量總和逾400萬。但淘寶一天的包裹量就達到了700萬單。
在順豐200萬日業務量中,來自網購的包裹不足1萬。開始有人擔憂電商對順豐的沖擊。“我們主要以商業客戶為主。”王衛回應,“我們說追趕國際快遞大企業,追趕的是什么?我想首先不是規模,而應該是服務質量和聲譽,追求像他們一樣受到消費者的認可和社會尊重。”
蘇寧與順豐在電商市場的失利
蘇寧同電商陷入鏖戰
新融了十幾億美元的京東來勢洶洶,成立了“打蘇寧指揮部”。張近東隨即動用35億元認購蘇寧電器的定向增發,結果因為審批滯后,18億市值頃刻蒸發。
資本在逃離。他們有人說“不投未從競爭中獲勝的企業”,有人說“蘇寧變成了重資產公司”,盡管他們都說“看好蘇寧笑到最后”,但鮮有人參與定增。
不僅如此,這些長期在二級市場看好蘇寧的機構大舉減倉,到了2012年8月,蘇寧股價較定增價格已跌去一半。
2009年,定位食品和日用品的網上商城——順豐E商圈上線。前《創業家》記者雷曉宇曾撰文稱,順豐為此從宅急送挖來一名高管,并成立專門的電子商務物流部門。不過,最后這項業務調整以失敗告終,新部門也很快被裁撤。
3年后,順豐尊禮會上線。結果這個中高端商務禮品項目很長時間內都毫無進展,當時內部人透露上面還沒考慮好怎么做。
同年上線的還有順豐優選,主營高端生鮮電商。該項目迄今沒能盈利。
張近東把股價下跌歸咎為“同行拖累”。福布斯文章稱,相較于互聯網新貴,蘇寧掌門人更喜歡接觸實業領域大佬或投資業巨擘。劉強東和他的京東商城還沒有進入張近東的短名單。“它們還是小孩子,和我們不在一個重量級。”張近東說。
不僅如此,張近東意在打造生態圈,而開放平臺在這里只是輔助部分。隨后,蘇寧的一系列舉動還表明,蘇寧易購(電商項目)并不被蘇寧重視。
《現代物流報》記者查閱年報發現,2011年末,蘇寧計劃通過定向增發募集資金55億元投入門店及物流建設。到了2012年,在中期賬面貨幣資金余額高達196.6億元的前提下,蘇寧仍然通過增發、債券等手段大規模融資,但沒有任何一筆資金注入蘇寧易購。彼時,蘇寧易購已虧損至資不抵債。
巨額資金的去向?除了張近東當時所說的一部分用于建設可容納2萬人的蘇寧易購總部,其余絕大部分都擲向預付土地購置款項,即商業地產。
順豐的迷失
且不論“王衛拒見馬云”“順豐拒絕FedEx收購”說法的真實性,王衛的神秘作風的確有目共睹。順豐公共事務部負責人陳歡曾勸說王衛出來同媒體交流,但被王衛婉拒。原因是“不知道說什么”。
王衛也從不公開點評任何公司,哪怕是示好。2017年豐巢與菜鳥的矛盾公開之后,騰訊云和京東先后站出來聲援順豐。劉強東甚至親自上陣,在前一年的央視欄目里,他還判斷只有京東和順豐會成為并存的兩家物流巨頭。但對這一切,王衛都沒有回應。“過于低調容易被外界誤解為清高。”有人這樣告訴記者。
或許,王衛內心深處對互聯網巨頭還有戒備。去年末,京東物流不僅打破了順豐獨占網易嚴選業務的局面,還強勢介入順豐壟斷的大閘蟹冷鏈運輸。
或許,王衛依然相信順豐不需要開放平臺。早在數年前,順豐銀行、泰海科技、順豐航空、順豐恒通、順豐優選就悉數登場,順豐從不是一家純粹的快遞公司,它擁有多種截然不同的業務類型,并編織成密閉生態。有人把“通達系”比作安卓,而順豐,自然代表了蘋果。
只是電商物流這一端,順豐始終迷失。2011年流傳出的王衛對電商物流的態度中透露了王衛的矛盾。“現在做電商物流是個死,現在不做將來還是個死。”
這種矛盾反映到商業布局上就是缺席。順豐優選得不到優先哺育,它更多擔負冷鏈物流的孵化工作。無論你翻看多少第三方數據平臺的統計,順豐優選都不會出現在綜合電商市場份額的前十名。當年順豐內部人員用“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急”形容順豐電商物流業務。
但歸根結底還是不兼容。順豐模式難以兼容電商物流,因為電商物流的個性化訂制和順豐模式天然沖突,還會造成效率浪費。
順豐模式難以兼容順豐優選,因為后者的流量與客單價根本不足以攤平高昂成本。一名從順豐優選卸任的CEO在私下表示,5年之內絕不碰生鮮電商。
順豐模式還難與外界兼容,和菜鳥的數據之爭就是最好證明。如果順豐想繼續保持高額利潤,它就必須是那個規則的制定者,而制定者只能有一個。
蘇寧凈利潤的暴跌與順豐的巨額虧損
蘇寧凈利潤開始暴跌
2012年8月15日價格戰打響后,京東商城網站流量突然被蘇寧反超。蘇寧易購首戰告捷,張近東還為此開了場慶功會。盡管這場勝利讓張近東個人損失18億元。
不過損失更大的還在后頭。一年后,蘇寧把價格戰變成了“線上線下同價”,由此拉開凈利潤暴跌的序幕。
從事后來看,這一舉動無疑是搬石砸腳。來自市場的多方觀點認為,蘇寧缺乏線上營銷能力,還高估了線下優勢。
證據是,蘇寧違背了國內消費者常識,單方面判斷低價可博得信任,殊不知對于動輒千百元的電器用品,消費者更傾向于線下先體驗,后購買。
順豐的巨額虧損
順豐曾在2013年~2015年分別虧損-1.26億元,-6.14億元,-8.66億元。現已證實,2013年的-1.26億元由順豐優選造成,-6.14億元、-8.66億元來自2014年啟動的順豐嘿客。“Dick說不急盈利問題,其實還挺惦記的。”一位不愿具名的前順豐優選員工告訴《現代物流報》記者。順豐優選上線之初,王衛曾告訴高管不要有盈利壓力。結果,首任優選CEO只干了5個月。到2016年初,順豐優選已經5度換帥。“后面的項目(指嘿客),為了給優選拉流量。但方向一直在調,下面人適應不了。”上述離職員工表示。
問題在于,嘿客都沒有流量,如何為線上導流?有人說嘿客沒有庫存的設計很反人類,有人說布局社區商業太早,有人說選址定位不合理,有人說順豐冷鏈物流起步太晚,有人說社區消費憑啥賣那么貴?還有人說賣得貴是因為順豐在供應商那頭談不下價。
總之,出現在順豐嘿客身上諸多弊端可以歸結為:缺乏銷售基因。而這顯然是順豐最本質的體系造成的。
蘇寧和順豐的前途
蘇寧與阿里合作
馬化騰找到劉強東前,先找過張近東。他帶來做大蘇寧易購的幫助,也帶來控股訴求。張近東拒絕。“張近東這么要面子,這么硬朗的人,怎么可能讓人控股。”當時有人如此評價。
張近東的真正對手是“二馬”,這是早就規劃好的。他認為相較于淘寶和騰訊,蘇寧的在后臺系統上占有優勢。“淘寶是互聯網平臺的先行者,但它也利用了中國法律法規不規范,鉆了空子……說不定馬云也會和我們合作。”
3年后,馬云真和張近東合作了。2015年,蘇寧阿里互相認購股份。這當然是一筆各取所需的合作,但早已物是人非。即便在當時,外界也普遍認為流量于蘇寧的重要性,要遠大于線下基礎設施于阿里的重要性。
如果從投資獲利角度,就更能體現。去年末,蘇寧62.2億元出售所持阿里股票的20.89%,獲利32.5億元。比蘇寧前四年利潤總和還多(28.1億)。而阿里在蘇寧的投資迄今虧損。
順豐成功上市
王衛是不是一個要面子的人不好說,但至少順豐好面子。“據說當年順豐招聘都不要通達出來的,同行業只有國際四大才入眼。”虎嗅作者xinning370曾撰文指出。他還分析,“順豐因為優越感耽誤了收購同行的最佳時機,也錯過了電商市場。”
沒人懷疑順豐擁有大量優質的生意伙伴,但你很難順著它的商業版圖找到盟友,至少國內鮮有。
2013年5月,菜鳥網絡成立;2014年5月,順豐主動中止與部分淘寶商戶的合作;2015年4月,豐巢籌建;2015年5月,菜鳥合作伙伴大會,順豐未出席;2015年6月,百世和圓通加入菜鳥驛站……順豐每走一步棋,都會立馬引起不同領域競爭者的反擊。
同阿里、騰訊、京東、甚至是蘇寧打造開放平臺相比,順豐更喜歡閉門造車。為數不多的開放平臺豐巢,順豐掌握絕對話語權。
順豐也通過參股形式完善生態。但是數量不多,一家是上市公司煉石有色,屬于航空發動機產業鏈。另一家是2015年投資的商業Wi-Fi運營商百米生活。
在觀察者眼里,順豐的最終目標始終沒變:比肩UPS、FedEx、DHL,加入國際第一梯隊。
不過生鮮電商、冷鏈物流、移動支付等領域,順豐都難言優勢。引以為傲的主營業務還危機四伏——順豐2011~2013年間多了27架飛機,但2013~2016年這個數字降到16架。對比半年訂購20架的圓通實在不夠看。事實上,2013~2016年間,順豐的單件利潤也呈下滑趨勢,因為商務件市場趨于飽和,電商件又插不進隊。
順豐戰線不斷拉長,但缺乏BAT的雄厚資金,反而陷入被動。《經濟觀察報》2016年初的一篇報道稱順豐陷入資金短缺的窘境。王衛縱使不樂意,也不得不啟動上市計劃,來填補巨額資金空缺。
2013年,順豐資產負債率33.4%。3年后,負債率漲至60.2%。按照順豐目前多元化發展遭遇的激烈競爭,這個數字可能還會增加。
除此之外,順豐直營模式和四處出擊,所帶來的成本高居不下,已對集團員工收入帶來影響。2016年,順豐支付員工薪酬94.43億元,較2015年支付薪酬成本占比下降50%,粗略估計員工平均收入不足7000元(此前平均收入過萬)。
在記者接觸的諸多業內人士看來,順豐實質上錯過了最佳上市時機,它的估值本可以更高。但因經歷2013~2015年這“失去的3年”,順豐所處的商業環境正急劇惡化,之后的火速上市更像不得已而為之。
寫在后面
2011年,人們對蘇寧的期待是:這將來會是一家市值3000億元的公司嗎?
類似期待對順豐同樣適用,只是發問時機未必在上市后。
如果把對順豐的期待提前到2011年呢?大概要承認,在那之后,順豐并沒有延續2011年前的神奇表現。
在蘇寧登峰造極的2011年后,再也沒能攀上更高山峰。從翻滾到沉寂,有太多和順豐面臨抉擇時的相似舉動。這背后原因,有基因局限、有模式所致,也有些和創始人性格有關。
不同在于,順豐的戰斗和冒險還在繼續。外界對于這家公司的打量才剛剛開始。在2018年拉開帷幕之際,在下一份財報公布之前,所有人都在翹首以盼。
順豐能否經住考驗?
點評此文章 / 寫評論得積分!+ 我要點評
  • 暫無評論 + 登錄后點評
  • 24小时日本在线视频观看免费,欧美牲交AV欧差AA片欧美精品